BACK

NEWS

POCT技术,让创伤性脑损伤不再被忽视

 资讯

2019-03-15

劫后余生

基思这样回忆起他与死亡擦肩而过的一次经历:“出事之后,我就在救护车后边呆着,感觉还真挺好。把所有问题都放下之后,好像整个世界都与我没关系了。我听见同伴的尖叫声(他以为我死了),这让我感觉自己的存在很虚幻。这种轻飘飘的状态让我觉得,就算死了也未尝不可。”

说完之后,他指了指脸上的伤疤和眼罩,这是他去年夏天遭遇了一次摩托车事故之后留下的。他今年30岁,原是一位性格开朗、事业有成的软件工程师。车祸造成的创伤性脑损伤(TBI)引起了脑肿胀,并导致了颅神经损伤和其他一些症状,让他的日常生活受到很大影响。他在救护车上的经历可能是大脑被重创后产生的一种幻觉。

基思很坦白地说:“我那时就是个快乐的单身汉。就在车祸发生的前一天,我脑子里想的还是挣大钱,住大房子,交往更多女孩,现在看来这些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我现在的情况很糟糕,但也正是这次事故让我意识到生命随时可能嘎然而止,让我看清了生活的本来面目。”

一次医院求医的经历让他感到很无语,他开始尝试对创伤性脑损伤作更多的了解。他说:“医生是好医生,但他们对我脑子里的真实状况说不清也道不明。”

20190315103510.jpg

图1:TBI后的脑室显像变化

这个故事听起来像小说一样,但确是真实的案例,而且它的发生频率远比我们想象的更高。每12秒钟就有一个美国人的大脑受损。一年有3150万秒,这就意味着每年在美国有250万平民和军人被诊断出患有创伤性脑损伤。

当脑部受到外力冲击之后,某些功能会受损,这就是创伤性脑损伤(TBI)。在车祸发生的几秒钟内,驾驶员和乘客的头部会以与车辆相同的速度撞到挡风玻璃上,有时连汽车的钢架都会被撞弯。大多数TBI是机动车事故的结果,几乎一半的住院患者会经历长期的残疾。意外摔倒、激烈玩耍和身体接触性运动也可能会导致TBI,研究表明,在美国和加拿大,造成儿童死亡的所有伤害中,50%涉及TBI。

TBI的隐蔽患者群

大脑是整个人体的控制中心,为什么很少有人谈及这个重要器官存在的问题?据消息人士称,TBI是一个禁忌性话题,甚至患者和家属也不愿谈起它。大多数TBI患者都会感到自己不为人所理解。许多患者慢慢陷入沉沦,内心不堪重负,为自己的症状感到羞耻。

创伤性脑损伤的隐蔽患者人群是巨大的。最近的统计显示,每年的创伤性脑损伤比所有癌症加起来的总和多100万,每年的TBI死亡人数比药物过量、乳腺癌、前列腺癌或艾滋病都更多,具体数据请参考下图:

20190315103515.jpg

图2:美国创伤性脑损伤和其它疾病的对比

由于数据失实,TBI被严重低估。大量的病例被忽视,根本没被记录。尤其是在游戏和竞技运动中发生的TBI最容易被忽视。头部遭受的打击虽然也需要紧急护理,但通常情况下不会被视为严重的医疗状况。有些人甚至被迫放弃治疗,特别是家暴受害者。

轻度TBI的症状一般比较微妙,起初不会被注意到,接下来会越来越严重,甚至干扰日常生活。直到有一天,患者会突然意识到记忆力比以前差了,注意力常被分散,说话没以前灵光,有时想说点什么,说出来却走了样。患者常会有一种自己觉察不到的焦虑和悲伤,或不自觉地与他人疏远。

处处被忽视的TBI

人们在日常生活中都有可能遭受严重的脑损伤。包括玩滑板或从高处往下跳而受伤的孩子,他们一般都不会去医院。在临床医生的急诊评估中,大约90%的TBI被认为是“轻微的”,并且当天就被送回家。然而,即使是轻微的伤害也会改变患者的生活。通常有多种症状并存,包括记忆力减退、解决问题能力下降、言语障碍和情绪不稳定。在大多数情况下,医护人员不会采取什么措施,除非脑部发生了流血或肿胀。

身体接触性运动(如拳击、足球、橄榄球、摔跤)也是TBI的重灾区。运动员的脑损伤也被有关部门有意无意地忽视或轻描淡写。2013年,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与20000名前运动员结案了一项10亿美元的诉讼;然而,该案件从未涉及抑郁、情绪障碍和CTE(慢性创伤性脑病)。几天前,NFL健康与安全副总裁有史以来第一次公开承认橄榄球头部创伤与退行性脑部疾病(包括CTE)之间有联系。而在此之前,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还一直声称没有足够的科学证据支持CTE。

20190315103518.jpg

图3:运动性脑震荡后脑血管反应性升高的FMRI图

另外,三分之一的美国军人在退伍时,除了精神健康问题,如创伤后应激障碍外,还伴有创伤性脑损伤。有的士兵因为训练或作战行动中的脑损伤导致行为上的变化,就被强制退伍了。军方根本没有考虑TBI对这些士兵的长期影响,对他们的判断、推理、甚至对个性的影响。因为脑损伤,患者自己往往意识不到这些变化。

TBI的诊断

TBI的初始症状看起来就像是很多正常人都有的小缺陷,其实却是继发性恶化的迹象。POCT领域顶尖公司润方生物研发团队负责人解释道:“在TBI症状恶化之前,早期症状很难识别,所以往往被忽视。医生有时找不到病根,因为一直以来在TBI治疗方面没有具体方案。可能在受伤后的6个月、两年,甚至10年后才出现症状,患者意识不到后期还会出更多问题。而且医疗保险只覆盖即时的‘标准’护理,不包括慢性震荡后症状的护理,这也是个大问题。”

鉴于TBI在人群中的广泛性,及其后果的严重性,润方生物已布局了对该疾病的研究和产品开发。因为这些损伤的蛋白质标志物只有很少能通过血脑屏障,TBI生物标志物的量非常少,在血液中的浓度超低。润方生物研究人员发现,创新微流控技术可大幅度提高检测精度,检测精度大大提高之后,即可将此类标志物用于血液检测。润方生物研发团队负责人说:“即使一份血液样品中只有极少的某种蛋白质,利用POC便携设备技术也可以准确地对该蛋白质进行计数,而传统的测试对于这份血液样品中有没有蛋白质也判断不了。随着蛋白质的数量继续增加,传统测试最终也能检测到它们,而用我们的方法在蛋白质浓度只有其千分之一的时候即可进行量化检测。这就意味着创伤性脑损伤能更早得到确诊。”

20190315103522.jpg

图4:图片来自润方(长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